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二次轮回 11

    才走出偃甲房,无异就高高兴兴地跳到我眼前。

  “师父!屋顶修好了,你要不要看看?”

  “干得好。”我拍拍他的背,“不看也罢,无异的手艺为师放一百个心。辛苦你了,休息一下吧,待会我去做饭。”

  “师父这是什么话,徒儿帮师父做事天经地义心甘情愿!要不中午我来做饭吧!”

  “不急,你先歇着吧。有空我教你偃术。”

   无异眼里都放出光来。“教我偃术?师父你说真的吗?”

  “为师还会骗你不成?”我敲了他脑门一记。“乖乖休息去,累坏了我可不教你。”

  “别别别师父,我这就去!”他咧咧嘴揉揉头发,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这孩子。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漾开一丝暖意。

   

   让我没想到的是,夏夷则并没有休息。他来找我了。

   带着三枚出自我手的偃甲蛋。

  “谢前辈。”

  “夏公子?找在下可有事?”我转过身看着他。

  “晚辈唐突,想问前辈可曾造出通天之器?”

   我颔首。“不错,确有其事。而且夏公子手中之物,恰是它的三个部分。只是不知夏公子为何要寻通天之器?”

  “恕晚辈不便透露,只是……此事极其险恶,一旦泄露,恐怕会给前辈带来杀身之祸……”他抱拳行礼,“但是晚辈敢以生命起誓,晚辈所求绝非有违公义。”

   我沉吟片刻,开口。“在下并不是怀疑夏公子品行。只是在下虽有心相助,这通天之器却是尚缺了一部分,而且……偃术也并非万能,亦有力不能及之处,通天之器虽名为通天,亦不能知晓万事……”

   他显得很失望。“晚辈明白。多谢前辈。”

  “夏公子也莫要伤怀。待到此间事毕,谢某定会想法助夏公子一臂之力。”

  “如此,晚辈便先谢过前辈好意了。”他笑笑。

  “不必客气。”我答道。

 

   有了想法,接下来就是忙着实施。

   不得不说,偃甲谢衣的主意真是绝了。

   窝在偃甲房赶工近十几天,还拉着无异他们前后比照无数次,待到我把那四个偃甲人领到客厅时,除了阿阮见怪不怪,其余人的表情都像见了鬼一样。

  “师……师父,这是……你做的?”无异瞪圆了眼,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满意于他们的反应,我点头。“不错。诸位小友看看,可有不足之处?”

  “谢前辈果然……不愧是偃术大师……”闻人姑娘看着对面与她形容一般无二的偃甲人喃喃道。

  “谢前辈,这……这是何意?”夏夷则压抑着震惊的情绪问我。

  “障眼法。这样就不怕追兵纠缠了。”我笑着回复。

  “真棒……可是师父,我们打起架身手也不差啊,又是这么多人,何况你我还有偃甲助阵,何必怕追兵呢?”无异不解。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昭明剑心所在之处年头已久,那里脆弱得很,只怕受不住我们与追兵争斗。”我深深地看向他,“我不希望我们中有谁因为这个受伤。”

   心里重重一震,我知道是初七想起了神女墓的那场告别。

   这一次希望不会有事,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一切安排停当后,我们一行人准备前往神女墓。

   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傍晚出发,还特意为每个人都施了法术隐身。

   布下最后一个防护结界,我默默看向夕阳下的静水湖。

   夕阳独有的暖暖的光芒染得湖与天一片橘红金黄,巨大的木水车依然吱呀吱呀慢慢转动着,如同忠诚的卫士千年不变地执行着自己的使命。一阵风来,湖边草尖儿便随着风摇摆,荡开一道道绿色波浪,时不时还有归巢的水鸟在湖面上掠过,留下一串涟漪。

   如果还有机会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终老吧。偃甲谢衣在我脑海里轻轻说道。你,我,还有阿七,无异和师尊他们想来住的话我们再多建几个房屋。大家热热闹闹住在一起,做家务,做偃甲,做自己喜欢的事。春天赏花,夏季泛舟,秋来煮酒,冬日看雪,就这样安静平淡地过完一辈子,最后踏上奈何桥饮下忘川水,笑着挥挥手告别,开始下一个轮回。

   初七难得没有计较阿七这个称呼,他只是说,好。

  “师父,走啦!”无异早就跑到前面去了,一手还拉着那个和他形容一般无二的偃甲无异,身后是一脸无奈的闻人姑娘和牵着阿阮的夏夷则,以及其余三个偃甲人。

   我看着他年轻有活力的脸,笑着点点头。

  “好。”

   

   或许是因为早已知道的缘故,一路上总能感受到身后若有若无的视线。

   看来果然有人跟踪我们。

   初七在我脑子里抱怨。也是,被“自己”一路跟着的感觉确实很奇怪。

   那家伙还真来了……幸好就他一个。初七说。

   别那家伙那家伙的,那家伙还不是你?偃甲谢衣毫不留情拆台道。

   能怪我吗!又不是我能管得了的!初七怒了。

   问题是你没完没了地说,我感觉很别扭啊!

   我自己感觉更别扭好不好!

   你也知道自己别扭?

   这种时候你们先别闹了好吗……

   快到神女墓时天色已暗。

   我让无异他们先找地方躲起来不要出声,随后启动那四个偃甲人的头部机括,再解开偃甲人们的隐身咒。

   那四个偃甲人被我注入了部分无异他们的记忆,也有简单的思考能力,甚至可以开口说话。只是持续时间不长,待灵力耗尽,他们就是死物。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那个“初七”现身了。

   无异就在我身旁。看得出他很兴奋,另外三人也是。

   我们看着“无异”他们在那里吵吵闹闹,最后向与神女墓相反的地方走去,手上是“昭明”。

   那是我用木系灵力化成的幻象,夏夷则还抽出了一把剑将灵力锁入其中,可以承载幻象很久不灭。本来外观与昭明差异还是很大,好在无异拍胸脯担保把剑带走了几个时辰,待他回来时幻象已经可以乱真了。

   不用说,肯定是有他的剑灵禺期帮忙。

   只是这时无异还不打算提起禺期的事,我也不想逼迫他,反正我知道他的存在。

  

   

   四个“人”都快走出我们视线了,跟踪者还是没出现。

   闻人姑娘和夏夷则很是沉着,阿阮也还好,乖乖地坐在那里。只有无异不安地动来动去,显然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他满脸焦急看向我,被我一个眼神阻止。

   我拉过他的手,不顾他惊慌的表情,在上面写:耐心。

   无异抽回手,面上红红的,眼睛也躲躲闪闪就是不看我,显然是害羞了。

   有什么好害臊的……我莞尔。这孩子真是可爱。

   初七在我脑子里咳了一声,却没说话。

   偃甲谢衣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出来了。他说道。

   我赶忙把视线转向那几个偃甲人。

   果然……我眯起眼,盯着偃甲人身后不远处那个瘦削的黑影。

   长发黑衣,手执一柄偃甲刀,带着面具。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毫无声息,仿佛他只是一个影子。

   那个黑暗里的杀手,初七,终于现身了。


热度(1)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