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二次轮回 8

   虽然手边没有通天之器,好在我的魂魄里还带了个初七。

   他通过意识告诉我,无异他们当时去了从极之渊。

   这么说还要造船么……我无奈地看着瘪瘪的荷包。

   没钱真痛苦……

   没关系,反正有个家伙欠我债,此时不用白不用。偃甲谢衣在我脑子里说。

   跟着我这么久你也学坏了吗……

   偃甲鸟飞去又飞来,还带回了银票和叶海的信。

   信不长,废话占了大半,大意是你这家伙真是神出鬼没一连几年不见影子好不容易来只偃甲鸟还是讨债哭穷的简直不解风情这朋友没法做了什么的,总之全是抱怨。

   ……

   躲在一家船坞里敲敲打打了几天,一艘怪模怪样的船就此完工。

   动力是个问题,不过以我自身灵力加上几个偃甲驱动,短期内倒也无妨。

   船不大,反正就我一人,还是偃甲身躯,吃喝都省了。

   初七突然在我脑子里出声,吓了我一跳。

   后面有人。他说。

   谁?我心里一紧。难道是师尊派人跟踪我?

   联想起之前星罗岩那所谓的“偶遇”,我更加紧张。

   初七却不吱声了。

   到底是谁?我在心里追问道。

   阿七咯。偃甲谢衣插话。

   啥?我掏掏耳朵。到底什么情况……

   后面跟踪你的是另一个阿七咯,他不好意思说。

   别叫我阿七!

   阿七这名字不好吗?

   我说了别叫我阿七!

   ……

   我说你们两个够了没有!我大吼一声,然后发现周围的人一脸看疯子的表情齐刷刷看向我。

   神农大人在上,我还是去散魂算了……

   

 

   结果一路上都在被他们笑话。

   还是第一次听初七那家伙笑的这么开心。

   两个混蛋。

   我坐在船舱里恶狠狠地敲打一个零件。

   等一切搞定就给你们每人做个身体好了,省的在我脑袋里搅得不得安生!

   偃甲谢衣以一种同情的语调告诉我,经历那个阵法的魂魄,合魂后就不能再拆分了。

   我现在万分想拆了他。

   你在你那徒儿面前也是这个德行?

   他一下子沉默下来。

   额,好像戳到他的伤心事了……

   初七说:你别刺激他。无异确实不错,要不我跟他也不会宁可自己死都要护着那孩子。

   好吧,我当然知道……毕竟我以灵体的形态和无异相处过一段日子啊。

   看着少年那里面仿佛有阳光跳跃的眼眸,谁能不喜欢?何况是那么狂热地崇拜追寻着自己……那样善良活泼的孩子,应该有个无忧无虑的人生才对。

   不知道无异现在怎样了呢。他们应该看到我留下的信了吧?

   我们的事不该让他们搅进来。我盯着手里的零件自言自语。

   你做得对。偃甲谢衣终于说话了。事实上,是我们欠了无异的。他补充道。

   所以我们要快一点,争取在一切发生前结束所有。只是要对不起你们了。我笑笑。

   说什么呢,我们还不就是你。初七难得地反驳。

   即使要你与师尊为敌吗?

   你还真是……初七苦笑一声。上一次我身为傀儡,以死还了他的恩,便不欠他什么。这一次上天给我机会再入轮回,我想作为自己而活。

   呵,这么说来,你才是那个有趣的人。我揶揄他。

   彼此彼此。

   

 

   从极之渊真是太糟糕了。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蜃这种生物。

   偃甲谢衣说的没错,果然打架的事还是该让初七来,他可不会在乎面前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幼,直接一个冰冻咒,干净利落。

   收集到最后一块昭明碎片,我犯了难。

   广州应该是回不去了,接下来该去哪里?

   神女墓。初七说。那里有昭明剑心。

   听着不错,可是我们怎么破开那里的结界?貌似要进去必须拉上阿阮。我读着脑中来自他的记忆,反问道。

   谁叫你把桃源仙居图留给无异了!阿阮可是在里面!初七要崩溃了。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说到底还是要把无异他们拉进来?

   你们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偃甲能消去他人记忆?我垂死挣扎地问。

   虽然看不见,但我本能地知道脑海里那两个在冲我翻白眼。

   我真是笨死了……我沮丧地抱头坐下。

   要不你把他们骗来?反正就是一个结界的事,等他们搞定结界,我们一个遁咒不就万事大吉了!

   初七结结巴巴地说:当,当初师尊给我的命令,就,就是看住那几个孩子……

   ……什么意思?我和偃甲谢衣一起问。

   也,也就是说,那个我也会跟着他们进去,顺便再打一架然后抢走昭明。初七好容易憋出这句话。

   现在轮到我崩溃了。

   不管怎样都绕不开吗?

   初、七。我咬着牙说。

   怎,怎么……初七有些紧张,估计他也是头一次见我这么凶狠。

   你、给、我、负责、自己、解决掉那个叫初七的家伙!

   在我的偃甲头壳里的冥思盒坏掉之前,我跟那两个最终决定先回静水湖看看。

   但愿我有别的机会不用把无异他们牵扯进来,因为那几个孩子我一个都不想伤害。

   赶回静水湖时恰是黄昏。夕阳如血,晚霞染得湖水泛着粼粼金光,天幕下巨大的木水车和天文仪吱呀吱呀缓缓转动,时光仿佛都凝固了。

   真美。初七感叹。

   你下界时就没看过?我问。

   没注意过。身为一个活在黑暗里的暗杀者,心里只有任务,哪有空闲看风景。

   我沉默。

   轻轻推开屋门,一切还是老样子,只是客厅里的桌椅都干干净净,看来他们也是离开不久。

   我打算先去兼用堆放书籍的偃甲房找找有关昭明的记载。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个梦中傻傻地叫着师父的徒儿,乐无异。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