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不拆不逆cp洁癖】【多墙头注意】【谢乐苏兰喵汪1599】【陈手掌你的晕血是遗传天哥吗XDDD】【热爱涂鸦不喜掐架】【非RPS肉请不要大意的投喂吧我不怕胖嘤】

二次轮回 6

  躺在屋顶看着夜空中璀璨的星辰,我又一次感到迷茫。

  如今我该何去何从?

  现在的我与这个世界仿佛完全隔绝了一般,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它沿既定的轨道前行,而无法在一切都即将失控时出手纠正。

  有心无力。

  上个轮回中的我这时在做什么呢……一个作为傀儡,尚没有自己的意识,活在黑暗中;一个在忘川徘徊不去,还有一个在静水湖……

  静水湖……

  说到我当年亲手做出的偃甲人,我一直好奇他是如何拥有了自己的意志的,这意志竟然还借一丝执念化入我的灵魂,成为我的一部分。

  不如就去那里看看吧。

  心念电转,我已经到了静水湖。

  周围布满幻境结界,看来他还没忘记我当初的嘱托。

  竟然还布了道针对鬼灵的防护结界……

  当然,对于身为异数的我来说是没用的。我优哉游哉地穿了过去。

  我找到偃甲谢衣时他正坐在屋前闭着眼睛晒太阳。

  倒像是我以前的风格。

  记忆中的流月城经常那么冷。那时我最大的爱好,除了做偃甲就是坐在生灭厅的屋顶上晒太阳。

  我飘到他面前,他慢慢睁开眼看向我。

  “是你啊。”

  我吓了一跳。

  “你看得见我?” 

  “别忘了你身上有一魄是我所化。”他笑道。

  “可是你现在明明还活着……不对!你怎么会知道?!”

  他挥挥手。“你没发现吗?从你在这个时空重生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脱离原有的轨迹了。”

  我内心万分震惊。

  他站起身。“好了,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

  “等等……你什么意思?”

  “作为你的一魄,我得回我该回的地方。”偃甲谢衣笑笑,眼里却带着悲伤。“我的身体是你给的,如今一并交还,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他突然扬起右手,一个血红色的法阵瞬间出现在我和他脚下。

  “你!”我试图挣脱,不想这奇特的法阵竟把我牢牢缚住,根本动弹不得。

  “你……这是何苦?我当初造出你,是想让你替我活下去而不是为了让你有机会报答我!”我怒吼。

  “说什么傻话。”他低下头。“得到一份属于自己的记忆和意识,甚至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丝魂魄,如果还不知足,未免太没良心了。”  

  “可是……你就不会有遗憾?”

  “真要说有遗憾的话,便是不能陪着我借你名号收的那个徒弟一起,好好过一世平淡日子。”他的眼角滑下一滴泪。“我那徒儿什么都好,就是傻得让人心疼……你……记得帮我照看好他。”

   知道他心意已决,我点点头。“他是个好孩子,我会尽我所能护着他的,直到我也消失。”

   “谢谢。”

   对偃甲谢衣最后的印象,是他带了泪的微笑。

   

   

   睁开双眼时,我已然借了出自我手的偃甲身躯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伸出手抚向案头未画完的图纸,感受着指尖略显粗糙的触觉,还有鼻端那羊皮纸混合着墨香的味道。

   能再次触碰到这个世界,真是……太好了。

   生命,果然是这世界上最可敬畏的。

   接下来我要做的是造一个类似于冥思盒的偃甲匣,把我所能想到的一切偃术相关的记忆全部放进去。

   我相信乐无异迟早会找到这里,只要他解开匣子上的机关,我就不必担心我的技艺后继无人。

   机关复杂了些,但是我相信他解得开。因为他可是我谢衣的徒弟。

   还有桃源仙居图,就当是补偿上个轮回没能给他的拜师礼吧。

   休整了数日,小心地把偃甲匣连同桃源仙居图收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我准备动身前往西域捐毒,那个彻底改变了我一生的地方。

   即使危险重重也动摇不了我的决心,因为来自上一个轮回的记忆告诉我神剑昭明的剑柄在那里。

   何况,这一次我不是毫无准备的。

   看着手中几个像玩具老鼠的偃甲,我笑了笑——这灵感还是来自无异的钻天鼠呢。当然我的偃甲可不是只会放烟花,它们的体内放了致幻的迷药以及浓稠的黑色雾粉。

   偃甲蝎也被我改进了不少,变得威力更强。而且,不止一只。

   踏出静水湖,我运起术法又加了道防护,转身开始我的又一次捐毒之旅。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