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二次轮回 5

  其实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我之前的所有疑问。我不是没设想过它的可能性,但这结果太过震撼甚至可怕,以至于我一直刻意忽略它的存在。

  现在看来,我也找不出理由欺骗自己了是吗……我苦笑。

  机关匣开启的瞬间,我想起了一切。

  我是谢衣,确切地说,谢衣,曾经是我。

  那个机关匣其实是个盛放记忆的冥思盒,是我当年为做出自己的偃甲人而造,只是它承载的东西太过繁杂,尤其是刺激记忆中枢令记忆不致流失的特殊机关极耗灵力,导致偃甲人只能活动一小段时间就停止运转,于是被我弃置。这个冥思盒大概是被偃甲人带过来又遗忘在此的。

  我之前离开流月城寻求斩杀心魔之法,却屡被流月城人追杀,不得已我造出偃甲人承载偃术令其不致失传,又把阿阮封印在桃源仙居图中,只身去往捐毒;然后,我死在师尊手里,部分魂魄被瞳的蛊虫束缚封印在体内,做成了一个叫初七的傀儡;另一部分流连在忘川不得去。直到后来初七重伤体内蛊虫死去,魂魄来到忘川相合才成了现在的我。至于我的“体质”——或者说是“魂质”更恰当——如此与众不同,大概是因为我之前在忘川花海借一朵奇特的白色彼岸花合魂的缘故吧……

  果然不该乱试东西的啊,尤其是长得特别的东西……这效果真是……奇妙……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造出的偃甲人竟然也有了自己的灵性,而且被做成刀带进神女墓后居然吸收了昭明剑心的力量化出了一丝执念缠在初七的魂魄上,所以我成功合魂后又多出了一份记忆,以及,一个徒弟。

  

  好吧,既然我合魂成功了,那我不是该去投胎吗?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回到了这个时空?

  莫非苍天也同情我一生坎坷,所以想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那,我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我懊恼地抱着头缩到屋角。

  他们都在找我,却没想到我早就死去还变成了这副模样,更悲哀的是我明明知道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

  难道要我看着他们为我受尽苦楚?要我亲眼见证流月城再一次灭亡?!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我不甘心啊!

  我愤怒地一拳捶向地板,却只能悲哀地看着它穿了过去。

  这个身体……什么也做不了……

  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力施展,只能眼睁睁的看,就像个废人……

  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我闭上眼睛,感受到有股热流冲击着它,然后顺着脸流下去,消失。

  反正谁都看不到,就让它流吧……

  积聚了百余年的苦痛与不甘,种种不为人知的辛酸,也该发泄一下了……

 

 

  再次飘到乐无异面前时,我心情有些复杂。

  他正兴奋地打量着我之前造的一具偃甲人偶。

  这就是我的徒儿啊。我看着他因为激动而闪着光的双眸,想道。

  或许他不完美,爱闯祸爱别扭有时还同情心过于泛滥,但是他确实是个好孩子。

  还是个痴心的傻孩子。

  我谢衣何德何能,竟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

  不希望再看到他受伤难过,只是,现在我这个样子能做些什么……

  摇摇头苦笑一声,我转身准备离开。

  身后传来脚步声,落得很轻,带着迟疑的意味。是乐无异。

  要看架子上的偃甲图谱?我往旁边移了些许。不为别的,被别人透过我的身体打量别的东西,这种认知让我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就像被刻意地与尘世隔绝了一样。

  只是,他的表情很奇怪。

  不同于刚踏入这里时掩饰不住的欣喜,他的神情是如此疑惑,似乎还有些悲伤与同情?

  想到几天前偶然间被他感知到我的情绪,难道他看的是……我?

  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晃晃。

  毫无反应。

  你真是傻啊,我默默自嘲。鬼都看不见你,他一介凡人又怎么看得见。

  突然,乐无异开口了。

  他轻声地说:“你为什么这么悲伤,你……是谁?”

 

 

  他的话仿佛一个炸雷砸在我头上。

  刚才那句话,是……对我说的?

  他又说:“虽然我看不见你,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心里很难过……你,你能出来见见我吗?也许我可以帮你……”

  我相信,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傻。

  我上一世的徒弟,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话,尽管他看不见我,更不知道我是谁。

  想起重回人间那日我出现在他偃甲房的情景,再看看现在他执着地追寻我的足迹,我想,我和面前这个叫乐无异的少年,大概真的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牵绊吧。

  只是无异,你还年轻,而流月城的苦痛与罪孽都太过沉重,即使天命要有人来救赎,那个人也不该是你。

  反正经历过一次生死,如今的我早已是孑然一身,再没什么好牵挂的。上一个轮回你为我付出太多,所以,这一次我选择独自面对。

  所有的罪孽交给我去偿还,所有的苦痛留给我去品味,所有的遗憾让我来弥补,而脱去这些沉重包袱的你依然会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小少年,这样就好。

  我没有回应他,转身走开。

  


热度(1)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