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二次轮回 3

  等到我终于能动弹赶到乐无异身边的时候,我只来得及看见一个灰色的背影带着只鱼妇消失在传送法阵里。

  那个背影也很眼熟……把记忆梳理了一遍,我想起来那个背影属于一个叫夏夷则的少年。

  乐无异这个没心没肺的接受力倒是很强,厨艺也不错。

  只是你能不能不要说“身为一个偃师怎么能不会做饭”啊,我就是不会做饭怎么了!我恶狠狠地盯着他,心里万分想抓他过来揍一顿屁股。

  肉很香,看那边的鲲鹏幼仔吃得十分欢快,我又一次怨恨自己没有实体什么也做不了。

  不开心……

  守了他们一夜,清晨他们醒来,乐无异打算去江陵看看。

  去就去吧。说到江陵,我依稀记得那里的鱼糕不错,阿阮最喜欢吃;偃甲材料卖的不多,不过木材质量挺好的,玄铁也比别处的韧性强……

  打住。真是,散心而已怎么又想起偃甲了,你现在这样子又没法做……

  好吧,我之前都不知道闻人姑娘怕毛茸茸的生物。此刻她受了惊吓的模样十分可爱,尤其是那双眼睛,让我想起记忆中某个地方似乎也有个可爱的小女孩,会抱着兔子玩偶眨着大眼睛缠着我讲故事。

  如今那双眼睛却是再找不到了啊。

  

  我之前说过,乐无异就是个闯祸体质。

  于是又一次应验了……

  行走江湖连起码的警觉性都没有,竟然被人下点迷药就把剑卖了。还是贱卖。

  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个笨蛋!天啊!快降道雷把他劈醒吧!

  忿忿地飘到他面前,我忍不住抬手敲了他额头一记——就算敲不到至少也可以让我消消气,我安慰自己。

  意外的是,他突然身体一颤,竟然莫名其妙清醒过来。然后他抬手揉了揉脑门儿。

  啥?什么情况?!我惊奇地看看自己的手。

  莫非我开始有实体了?

  我飘到路边小摊,想了想,伸手戳向小贩的脸。

  不出意外,手指穿过去了。小贩完全没有反应。

  真失望。

  闻人姑娘赶过来,说她见到有个人手里拿了晗光向西走了,问他怎么回事。

  他能说出来就有鬼了。我在旁边嘟哝。当然没人听得见。

  一边小贩好心地告诉了他们经过。

  之后我幸灾乐祸地看到乐无异惊得脸色都变了。

  “什么!你说我把晗光卖了?!”

  小点声啊乐无异,我被迫捂住耳朵。要被你震聋了……

  说真的,我很怀疑记忆中的那个乐无异是怎么平安完整地来到我面前的……

  

  

  又一次无所事事地全程围观他们修理那个猥琐的“法师”,我坐在木材堆旁打哈欠。

  无聊死了。什么也干不了,完全是个看戏的观众。

  比观众还不如呢,我郁闷地想。戏演得好观众可以喝个彩打个赏,戏演砸了还有权利丢茶碗菜叶子,我只能蹲一边给自己添堵。

  好吧,他们提到的海市听起来还是挺有趣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地方,有免费热闹看也不错。

  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大半夜的不睡觉,啧啧啧。

  幸好谁都看不见我,不然我现在明目张胆坐在他们旁边听八卦的样子说不定会招来一通海扁吧。我盯着爬来爬去的金刚力士暗笑。

  感觉像个偷窥狂,真糟糕。我才不要和那个什么城里某个只会呵呵呵的家伙一个德行呢。至少相比那位每天在耳边嗡嗡嗡的家伙对他们来讲我是个安静的听众,绝不会泄密——虽然也泄不了。

  嗯?我看到乐无异又拿出了一只偃甲鸟。

  我说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又是偃甲鸟……

  只是这一个做工颇为精致。唉?这不是他那个什么师父送他的么?之前在乐家我见到过的,乐无异对它宝贝的紧呢,收的那么严实,连他娘都不知道。

  听着他给闻人姑娘讲他幼年的奇遇,我又开始出神。

  好像很久以前我还是“实体”时也曾经给过一个小孩偃甲鸟呢……那个小孩也是边哭边走,手里一柄断了的木剑……

  难道这个小孩就是乐无异?我被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可能这么巧吧!再说我分明记得那个小孩古灵精怪聪明得很,眼前这个……呃……

  一定是巧合!巧合!我不爽地想。

  不过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个给了乐无异偃甲鸟的人,看他为了那人执着到近乎痴狂,我都有些嫉妒了。

  “我看过,这只偃甲鸟的心脏上有谢爷爷的纹章……”乐无异还在念叨。

  心里突然很不舒服。那个谢衣竟然让你执念至此?就因为他给过你一只偃甲鸟?

  我还会做偃甲蝎子偃甲牛呢,要是有机会给了你你是不是会把我供起来?

  不想再听下去。我飘到客栈屋顶躺下,盯着天上的月亮。

  谢衣这个家伙……好讨厌。我忿忿地嘟哝着,闭上了眼睛。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