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二次轮回 2

  乐无异就是个闯祸体质。

  我竟然看见了那个叫闻人羽的小姑娘。

  此时乐无异正在一个叫青山茶社的地方收拾两个地痞流氓,他一脚蹬开那个粗壮的家伙,却没注意到身后那个瘦高个儿正不怀好意地拿着匕首准备出阴招。

  笨蛋,看你身后啊!我急的险些喊出声,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即使我喊破嗓子也没人能听得见。

  仿佛感受到我的意念,乐无异及时地回过头躲开了那一刺,又淡定地转身出拳把再次扑过来的粗壮汉子打昏。

  身手还不错,我欣赏地吹了个口哨。

  他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我。

  我一惊,他能听见?

  他还在盯着我。

  再看我就把你喝掉!……竟然不合时宜地想起广州龙星商会里那些小龙人的俏皮话。

  不要再盯着我了……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下意识地要躲开那过于专注的视线。

  然后我失望地发现,这家伙其实是透过我的身体在看我身后那个叫闻人羽的小姑娘。

  ……

  该死。

  

  然后我万分无聊地坐在一边听他和那个闻人姑娘争执了大半天,大意是如何处置那两个流氓。这两位真是麻烦,我几乎要打哈欠了。其实私心里我很同意乐无异狠狠揍那两个家伙一顿的看法,跟那种货色讲理简直就是跟老虎说你不要吃兔子一样可笑。

  好不容易听他们啰嗦完,乐无异又坐在我身上听对面两人八卦。

  ……虽然你看不到也碰不到我但是你这样大咧咧坐我身上我真的很不爽啊,乐·无·异。

  那两人在说城里某大户得了一件稀罕物,据说是个偃甲。

  乐无异不安地动了下身子,眼睛越发亮了。

  哼,见了偃甲就不要命的主儿。我腹诽道。

  好吧我不该诋毁乐无异的,因为我也是……

  那两人谈兴正浓,当他们提到“谢衣”时,乐无异激动得几乎叫出声来。

  谢衣?好奇怪的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我还在思考这个谢衣是何人为什么我毫无印象却无端感到熟悉时,乐无异已经跑出去了。

  啧啧啧,真性急。我决定先听会八卦再跟他走。

  让我失望的是,接下来这两人基本就扯些家长里短育儿经,对那个传奇的偃师与他的偃甲却再没提及。

  搞什么嘛,浪费我时间!

  去看看乐无异好了。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艘奇怪的船。

  内心仿佛有什么在冲击,脑子里一些纷乱的光影在闪过……

  待一切都平静下来,我恍惚记起好像有个家伙还欠了我很多东西来着……

  揉了揉头发,我决定还是不要想的好,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去讨债。

 

  

  看来我又错过了什么……

  观察完船的结构,又研究了一会帷幔上怪模怪样却眼熟得很的纹章,等我赶到甲板上时乐无异跟那个叫闻人羽的小姑娘已经联手和一个老道打起来了。

  我是帮不上忙的,便也乐得清闲地坐在一边观战。

  反正你们也碰不到我,别把船弄散架就行,我可不要坐在河底。

  不得不说,多亏有定国公这个好爹和某位暴脾气的娘每天教导,乐无异那三脚猫剑法竟然也能打败太乙神兵,着实让我很吃惊。

  只是……乐无异……你确定要逃家吗……

  我看着脚下越来越小的长安城,第一次感到有些头疼。

  也罢,总窝在一个地方怪无聊的,倒不如趁这机会跟乐无异见见世面。

  可是乐无异这身体能不能受得了旅途辛苦?我看着半跪在甲板上的蓝衣少年,心里竟然感到一丝担忧。

  早就听闻晗光不祥,看来不是虚言。难道……

  好在不久乐无异就站了起来,尽管脸色看上去很差。

  闻人羽跑过去问长问短,早把茶馆的不愉快忘到脑后。我也懒得理会那两人,干脆穿到舱里打量那些机关。

  恩,这里有一处传动杆坏了,固定轴心的榫子也松了。问题不大,唯一有点棘手的是龙骨里的符咒,看情况应该是那个老道设下的,只可惜以我现在这状况无能为力。不过我相信乐无异那个偃甲狂一定不会错过大显身手的机会,不为什么,出于同是偃甲狂的我的直觉。

  不多久船猛地一震,然后我很高兴地看到乐无异真的如我所愿赶过来修理好了损坏之处。他虽然功夫不怎样,偃术倒是学得不错,天分很高,而且对偃术近乎痴狂的执着。这一切不由我不相信他日后会成为著名的偃术大师,超过谢衣也不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真心不想承认我认识乐无异这个白痴。

  那是熊猫精啊!不是什么熊猫服啊!睁大你的眼看清楚好吗!

  还有,乐无异,你知不知道我们中间混进了一只小巧的吃货?

  当然乐无异是听不到我的咆哮的,所以我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另一个让我不爽的事是竟然到了江陵古道这鬼地方,啧啧。

  真的是鬼地方啊,我旁边好几个奇形怪状的家伙呢。

  脑袋要拿好啊这位大哥,你也不怕丢了看不见路……还有那边的,你觉得头上插了一大把箭很帅吗?至少也把脸擦擦啊,血糊糊的我都分不清正反面了……

  我倒是有兴趣跟它们谈谈天,可惜它们也看不到我。

  真寂寞……

  那边乐无异还在兴奋地显摆他的偃甲鸟。

  真是的,你的偃甲鸟很小儿科好么,我十三岁就做得比你强了。还拿这个讨女孩子欢心,不害臊!

  我很不爽地想。

  然后那边乐无异和闻人羽就被狼群围了。而且狼特别多。情况很不妙。

  该死……我头疼地想,以我现在这样子该怎么帮他们!

  我从没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

  刚经历一番恶战,乐无异手持那柄晗光,已有脱力之象。闻人羽一个小姑娘,又如何敌得过凶残的狼群!

  不!谁来救救他们!

  上天仿佛知我心意,不知何处的笛音驱走了狼群,我傻傻地站在那里,感到手心全是冷汗。

  原来这副身体也会出汗啊……我想笑,然后发觉自己动不了了。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