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窝【嗷呜】

杂食伸手党_(:з)∠)_基本没产出

【韩叶】出柜前后

这世界上,每对同性恋人都会遭遇同样的一个难题。
向家里坦白,俗称,出柜。
如果将同性间的爱情比作漫长道路,那么遭遇的歧视、白眼,排斥、侮辱,不认同、不理解——社会施予的种种压力,就是路上的刀山火海、荆棘坎坷。
若同性之爱不被双方的家人接受,这条路将更为艰险。
有时候同性恋人明明一起风风雨雨坚持了很久,却不能走到最后。
来自家庭的压力,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终无奈地妥协,却失去了爱的能力,被迫与不喜欢的人结婚生子,成为一对怨偶,痛苦纠结下半生。
每当看到这样的例子,都为这些恋人难过。
为什么付出了那么多却不能有个完美结局。
为什么明明相爱却被迫分离。
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无关性别。
只因为彼此相爱。
===============================================
emmmmmm原谅我这次废话太多,只是偶然重温贴吧一篇著名的帖子有感。
每次看到他们的故事就为之扼腕。
不知道他们如今怎样。愿各自安好。
好奇的小伙伴可以搜一搜,关键词:剑三,策藏,天光乍破,暮雪白头。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有私设。
以上。
================================================

“是时候把更重的担子交给后辈了呢。”离开兴欣前一晚的欢送会上,叶修对着战队的众人说。
“见惯了你不正经的样子,猛然来这么一句真是别扭。”陈果吐槽。近两年的相处,使得她已经不再把叶修当成高高在上的神看待。如今他们的关系与其说是偶像与粉丝,倒不如说更类似于多年的老友,会互相损互相开玩笑却又彼此信任彼此关心那种。
“没办法啊,在外面野了这么多年,好歹也得回家看看不是。说起来还有件大事等我去完成……唉,也不知道家里老爷子到时候怎么处理我。”叶修难得苦脸。
“哟哟哟叶修你这没下限的心脏还有怕的时候?”魏琛不给面子地开启嘲讽。“大不了挨顿揍呗,废了你的腿不是还有俩爪子继续祸害荣耀里的广大人民群众吗?”
“老魏你懂啥……也是,毕竟单身多年老男人不需要考虑某些人生问题。”叶修不甘示弱怼回去。
“老叶你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方锐抓住重点,“怎么了这是,难道突然思春了?”
“去去,废物点心你注意点言辞啊,这还一群妹子跟未成年在呢,”(“前辈我已经成年了……”——来自乔一帆的弱弱抗议),“敢带坏沐橙我可跟你没完!”
苏沐橙捧着果汁笑眯眯:“不怕,反正叶修哥走了我就是队长,到时候方锐大大可要多多关照哦~”
方锐发出一声惨叫,其他人笑得前仰后合。陈果被果汁呛得连连咳嗽,唐柔边笑边忙着给她拍背。连话少冷脸的莫凡嘴角也忍不住翘起来。
“不过叶修哥,”等所有人平静下来,苏沐橙开始转火,“听你的意思,我不会要有个嫂子了吧?”
兴欣众人瞬间双眼放光芒八卦心泛滥,齐刷刷盯向叶修。
“这个,嗯,怎么说呢……”叶修难得局促。
“老大你耳朵红了哎!”包子唯恐天下不乱。
“队长快交待!”安文逸笑着补刀。
叶修求助性地看向队里向来老实的罗辑。
罗辑:“队长你最好说出来怎么回事,不然怕会动摇军心。”
他又看向乔一帆。然而乔一帆此时也一副八卦的神情回望着他。
完了,兴欣不存在良心了。
叶修无力地扶额。
破罐破摔吧!
“让我说不是不可以,就怕你们接受不了。”
“到底咋回事啊?该不会我们的叶心脏同志看上个金刚芭比吧?”魏琛鄙视。
某种意义上也差不多。叶修内心吐槽。
“坦白从宽啊叶修同志,你敢不说明天不放你走!”方锐叫嚣。
“好好好我说我说!哥恋爱了没错,只是对象有点儿……呃,有点……那个。”
“哪个啊?别吞吞吐吐的,是男人就干脆点!”魏琛不干了。
“我喜欢的是韩文清!”叶修闭着眼睛不管不顾喊到。
突然安静。
良久。
“我靠,这个确实有点惊悚啊……”方锐忍不住爆粗。
“老叶你狠,上来就地狱难度啊!”魏琛摇头。
“叶修你真是……我的天这也太劲爆了!”陈果感觉手快端不住杯子了。
唐柔有点迷茫。
“是那个长得挺凶的人吗,他是什么星座的?”包子依然状况外。
乔一帆罗辑安文逸莫凡这几位已经震惊得失去了语言能力。
“韩文清知道吗?”苏沐橙好奇。
“知道啊。”叶修无力地摊手。
“这次回家就是要带他给我家老头子看的。”

韩文清难得内心忐忑。
也是,平常都是他一张黑脸让别人瑟瑟发抖,什么事情能让他惶恐不安?
可惜,“叶修要带他见家长”偏偏属于这个范畴。
叶修的家人会是什么样子?他们都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叶修家人能不能接受他们两人在一起,如果他家人不同意怎么办?叶修会不会抛弃他?
看,在恋爱面前,即使韩文清也会患得患失。
叶修倒是看起来毫无压力。
“叶修,你这决定也太草率了。你就不想想,你跟父母多年不见,你突然给他们带回个男人说下半辈子要和他一起过,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怕什么。大不了挨顿打然后跟你亡命天涯呗。”
叶修耸耸肩。
韩文清气他没个正经。
“叶修你认真点!你不怕叔叔阿姨气出个好歹?万一他们不认你怎么办!”
许是韩文清神情太过严肃,叶修站直了身子。
“老韩你想什么呢,我当然是认真的。”
“那这么大的事你就不能多考虑一下?你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那么简单吗?如果他们不同意呢?”
“韩文清,你听好了。我当年逃家出来那会可想不了这么多。无非是同不同意呗,不同意又能怎样?哥认定的从来不会变,荣耀如此,你也一样。
“我知道自己让他们失望,也知道自己不孝。可是我自己的路终究要自己走。我的人生也只能我自己决定。
“就算他们不肯承认咱俩的关系,我也不想放弃,更不愿违心去坑害某个无辜的女孩子。轻易妥协,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更是对你和我这份感情的侮辱。
“言尽于此,老韩,我就问你一句话。”
“你愿意陪我一起吗,拿我们的未来去赌?”
韩文清看着叶修。
叶修也回望着他。眼神坚定。
他知道叶修确实是认真的。
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好退缩的?
“我陪你。”

事情果然如韩文清担心的那样。
叶父大发雷霆。他指责叶修当初离家的行为是不负责任,骂他肆意妄为不为家里着想,说他让家人丢尽了脸,如今还委身于一个男人。
“你当初离家出走,知不知道我跟你妈找了你多久?真是出息了,翅膀硬了!想着你终于回来可以省点心收收性子了,结果呢?你就这样对我们吗?啊!”
叶修从进门起就一言不发,手指却紧紧攥着韩文清的。
他在紧张。韩文清想。
叶父越说越激动,看见面前两人竟然还牵着手更是怒火中烧。他向前一步,抓着叶修的手腕狠狠一拽。
叶修依然不说话,但是额上冷汗瞬间就下来了。显然叶父那一下伤到了他,但是他抓着韩文清的手指并没有松开。
韩文清本来没敢开口,如今也忍不住了。
“叶伯父,您轻点,叶修的手会受伤的。”
叶父冷笑。“我管教我儿子还轮不到你个外人说话吧?”
韩文清没再接话。他想了想,轻轻拍拍叶修的手。
“你先松开,不然会受伤的。”
他又转向叶父。
“伯父,您别生叶修的气。是我的责任。”
叶父瞪着他。
叶修推了韩文清一下,示意他别说话。
“爸。”
本来在气头上的叶父听到这个字,竟然愣住了。
“爸。”叶修又叫。
叶父松开手,慢慢走向沙发颓然坐下。
叶修只定定看着他的父亲。
叶父沉默半晌,终于说话了。
“你这一声爸可是让我等了十多年。”
叶修咬唇,垂下眼。
“你们兄弟俩,没一个让我省心的。有时候我就想,你们为什么就想着非要离开父母,离开这个家呢?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你们这么想躲着我?知道吗,你刚离家出走那会儿我跟你妈真的是快疯了,先是气,然后就是急。你那会在我们眼里还是个孩子啊,流落在外会发生什么,我和你妈想都不敢想啊……”
叶修呆站在那里。
他也曾想过自己不负责任的出走会对家里有什么影响。但是他并没想到自己当初的行为对家人的伤害会这么深。
也是此时,他才发现父亲确实苍老了很多。
韩文清看向叶修。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爱着叶修,但是叶修家人对他的爱并不比自己差。
若不是真的担心他牵挂他,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叶父还在念叨。
“刚开始我们一直在找你,你学校周围,你的朋友家里,甚至你可能会去的地方我们都问遍了也没有信儿。我还好,你妈直接就病了,躺床上还天天问我,咱家修儿找到了吗?我问了你弟,他也不知道,急得直哭。我当时气得想打他,还是没忍心下手。万一再出个好歹,你们俩都不在了,我跟你妈怎么过?我是真怕了啊!”
叶修还是没说话,身体却在微微颤抖。
“后来你弟说有了你的消息,我跟你妈真的是高兴。你妈当时就要我赶紧给你接回来。她不放心啊。我也想,可是你弟一句话把我问住了。他说,爸,你现在给他找回来,他不会再跑吗?你知道我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多难受吗?我的孩子在外面遭罪,我却不敢去找,因为就像你弟说的,你要是想走,谁能拦得住?万一你再走从此杳无音信呢?中国这么大,放任你一时好歹还能知道你在哪,回头你要是能自己想明白说不定就回来了。要是你再离家出走一次……我怕你妈到时候得崩溃!”叶父说着说着,竟然红了眼眶。
“咚”地一声,把韩文清吓了一跳,转头才发现叶修跪在了地上。
“爸,我对不起您和我妈。”叶修语调颤抖,看来也是动了感情,“是我不孝,让您们难过了这么多年。可是……”他看看父亲又看了看韩文清,“我已经决定要和他在一起了。我知道我的行为让您伤透心,但我不想放弃,无论是您和我妈,还是韩文清。他是我这辈子认定的爱人,您是我的至亲,我真的谁都放不下。今天带他回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我和他的感情能得到至亲的祝福。我已经选择退役了,接下来的时间只想陪着您,陪着妈,跟着他和叶秋一起孝敬您二老。求您……”他抹了一把脸:“求您成全我们吧!”
韩文清跟着也跪下了。
“伯父。”
叶父看向他。
“我叫韩文清,是您儿子叶修的男朋友。我跟您儿子认识了十年,眼里心里就只有他一个。我这人不太会说话,只能行动给您看了。叶修有什么惹您生气的地方,您冲着我来吧,我比他抗揍。”
要不是气氛不对,叶修挺想笑出来的。韩文清这人……哪有上赶着找打的啊?
叶父看着他。
“韩文清是吧?你起来。”
韩文清看了看叶修,没动。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在这跪着算什么?”
韩文清慢慢起身,想把叶修也拉起来,叶修却推开了他的手。他只好看向叶父。
“我想问你,你凭什么要对他好?”
凭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是当初网游里的孽缘?
是平日里打打闹闹的交情?
是后来联盟成立后的针锋相对?
是初次见面的一见钟情?
还是战队聚餐时他喝醉的乖巧样子?
或者,是他抢走霸图公会boss时的狡黠一笑?
是他第四赛季败于自己手下时的愤愤不平?
是他之后被嘉世排挤苦苦挣扎的不甘与忍辱负重?
是他纵然被迫退役也要宣告世人他不曾放弃荣耀的那个龙抬头?
是他在QQ里告诉自己他会在某个时间告诉自己一个秘密?
还是他在第十赛季夺冠后跑到选手通道拦着他对他的告白?
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是他充满笑意的明亮眼眸?
是那个失控的吻?还是他那个紧紧的拥抱?
韩文清想说,可是太多了,他一时想不出该说哪个。
最终他只能张张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他开心的样子,想让他少抽点烟多吃点饭,别老是熬夜。还有,能陪着他就行了。”
叶父听完没说什么,又转向叶修。
“你呢?你为什么喜欢韩文清?”
叶修跪在地上,低头想了想。
“我?我自己也不知道。他这个人长得凶还爱管这管那,跟个老妈子似的。要说为什么喜欢他,就是看着他老皱着个眉不爽吧……就想这人凶巴巴的,要是笑起来会不会不那么吓人……”他嘟哝着。
叶父长叹一口气。
“算了,你也起来吧。”
叶修手撑地想起身,然而右手腕刚才被狠拽了一下正伤着,刚接触地面就是钻心的痛,他忍不住轻声抽了口气。韩文清赶紧伸出手把他架起来,轻轻托起他的手腕看了看。
“没事,回头热敷一下就好了。”叶修小声说。
韩文清点点头,手还是托着叶修的右手。
叶父看到这一幕,闭上眼叹了口气。
“儿孙自有儿孙福。叶修,你也成年了,我是管不着你啦。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修一愣。不敢置信地唤到:“爸?”
“哼。混小子,就会给我添堵。”
叶修绽开笑颜。“哎!”他想了想,又问:“爸,那我妈那边……不会再气病吧?”
“还知道惦记你妈,也算没白养你。行了,你妈那边回头我慢慢跟她说。韩文清?”
韩文清应了一声。“伯父?”
叶父似有不悦。“叫什么?”
“……爸。”
“这还差不多。你爸妈那边呢,怎么说的?”
韩文清回答:“已经说了。我爸先前也不同意,他脾气暴,还打过我几次。架不住我老跟他念叨,我妈也被我说动了,说儿子难得有个中意的人,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就是他俩最近催着要我跟叶修赶紧领养个孩子,说是我爷爷那边的意思,虽说传宗接代有我哥,我这边将来也得有个人给养老。”
“也好,你们是该有个孩子。那你们这边将来怎么打算?”
叶修抢答:“反正我已经退役,韩文清也差不多快退了,回头我跟他就准备置办套房子,就是地点还没想好。”
“你啊,偶尔也多回家看看。”叶父看着儿子。“十几年没回来,你妈想你想的紧啊。”
叶修点头。
“我会的。爸你放心吧。我这回再也不会不打招呼离开你们了。”

===============================================

杭州,上林苑。
兴欣战队今天也在努力训练。
苏沐橙成了队长,方锐则成了她手下的副队,每天训练完就跟老魏带着一帮人到网游里闹得鸡飞狗跳。
唐柔学着改变自己的风格,不再一味只知道冲杀,为此魏琛吐槽都是猥琐副队的功劳。
乔一帆的阵鬼越发得心应手。
安文逸作为牧师也能独当一面了。
包荣兴的打法还是乱七八糟神鬼莫测,不过坑队友的时候越来越少。与魏琛方锐三人一起带领兴欣公会制霸网游第十区,偶尔也去神之领域搅混水,被魏琛誉为心脏的可造之材。
罗辑操作相对他人来讲还是挺菜的,但是也进步了很多,至少他的召唤师在魏琛手下都能扛过五分钟了。
莫凡依然默默无闻,跟着老魏他们跑网游里重操旧业:拾荒。只是他现在专门坑其他公会,跟队伍配合也变得熟练,看得出他对战队也有了感情,不像以前那样抗拒交流了。
伍晨与关榕飞也变得默契,就是一点不好:关榕飞对材料的需求耗费简直反人类。好在有罗辑这个天才帮忙计算优化,伍晨不必每天哀嚎供不上他。
最后是陈果。身为战队的老板娘她也褪去了最初的青涩,变得成熟起来。战队的事情多数还要她亲力亲为,但是她已经不会再不知所措手忙脚乱了。
兴欣虽然走了叶修,并没有衰弱下去。
只是一天训练结束,大家聚在上林苑的大厅里吃饭时,偶尔也会想起离开的那个人。
他过得还好吗?
苏沐橙趴在窗边看着夕阳。
队长真的很辛苦。
陈果站在她身后,递给她一杯奶茶。
“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陈果念叨。
“是啊。他也不上QQ了。”
“早知道就该给他配个手机。”陈果抱怨。
“他啊,”苏沐橙笑笑,“他就是有手机也懒得用的。”
“有时候还挺想他的。”陈果说。
“是啊。不知道他跟韩文清是不是真成了。”苏沐橙无意识地咬吸管。
“叶修也真是的,自从认识他心脏就没好过,随时被惊一跳。怪不得那个什么冯主席药不离手。”
苏沐橙忍不住笑。
“果果你有没有发现你也开始变得嘲讽了呢。”
“啊?有吗有吗?”
“是的呢。”唐柔走过来接到。
陈果回头看看客厅,魏琛方锐他们正在骗包荣兴去掀莫凡刘海,几个人在那边追打着闹哄哄的。
“哎。要是叶修在就好了。”陈果摇摇头。
突然门被敲响了。
“谁啊?”陈果一脸惊奇。这么晚谁会来,难不成是收水电费的?
没人回答,包子自告奋勇抢上前,一把拉开了门。
叶修笑嘻嘻站在门口,身后是拎着大包小裹的韩文清。
“怎么,不来欢迎一下你们的新邻居吗?”

热度(163)

© 狼窝【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